96年一元人民币的自述


回收纸币网 2016-04-28 14:42:57 浏览量:0

  大家好,我是96年1元,我和我的其他家人统称第四套人民币。跟我同辈的还有两个姐姐,她们分别是80年1元大姐和90年1元二姐。她们长得和我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,所以,虽然我们不是同年生的,但是我们却十足十的像极了三胞胎。

  虽然,我——96年1元和80年1元大姐、90年1元二姐在小的方面上有点差异——我的“肤色”与80年1元大姐、90年1元二姐比较,相对就红点,我的代码——钞票号码跟她们也不一样,我的是黑色的。但是,从我们姊妹三人的“穿着”和“打扮”来看,却能够说是同穿一件衣服了。

  我们都只穿一套服装——衣服正面右边是两个不同民族的人物头像——一个侗族,一个瑶族;左边是燕了和桃花。我们都喜欢燕子和桃子,因为燕子有像剪刀的尾巴,曾经就有诗人这样比喻它的尾巴——“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”。此外,燕子是一种即欢快活泼又勤劳的报春鸟,每当春天来临时,我们就可以看见它们的身影,从来都不会将春报迟。而桃花也是在春天才开放的,它的花瓣白中带红,很是惹人喜爱。整体上燕子加桃花就是我们姐妹三的美好祝愿,祝愿天下人生活幸福美好,青春长存。

  作为一张96年1元,我也有我的烦恼和忧愁。虽然我可以永远容貌不衰老,但是我“人生的价值”,却会在某一天的到来被剥夺去,就像人们被剥夺下政治权利一样的剥夺去。有心上诉,却没有能力上诉;有心反抗,却没能力反抗。如果那天的到来,我们只有两种命运——一是被回收销毁,二是被人们收藏。

  相当可悲的是,因为我是一张96年1元,这就注定我不能选择自己要走哪条命运之路,只能顺从自然,听从他人的选择。可是,我并不想因为我是张96年1元就要在未来走向毁灭,我也想像人们一样在退休后能享清福,所以在这里,我求收藏,求大家将我作为人民币收藏品收藏起来吧!

标签: